專訪/馬祖如柏林圍牆!李問上前線促華國派、台灣派團結

▲李問表示,自己是「中華民國派」,也是「台灣派」,因為當國家面對威權威脅的時候,大家必須團結在一起。(圖/李問提供)
▲李問表示,自己是「中華民國派」,也是「台灣派」,因為當國家面對威權威脅的時候,大家必須團結在一起。(圖/李問提供)

記者黃宣尹、鄭宏斌/台北報導

「國之北疆」馬祖處在緊鄰中國的「海景第一排」,當地的民意與台灣本島相隔台灣海峽,頗受關注。《NOWnews今日新聞》專訪民進黨連江縣長參選人李問,談及此事,他透露,其實馬祖人沒有這麼在意統獨,馬祖隸屬台灣、緊鄰中國,如同「海上的柏林圍牆、板門店」,是「共產世界、自由世界的疆界」 ;而他也坦言,自己是「中華民國派」,也是「台灣派」,因為當國家面對威權威脅的時候,大家必須團結在一起,所有人的理念相同,都是要守護國家的主權,還有民主自由的制度。

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
李問上周三甫接受民進黨正式提名,成為史上首位披上綠袍的連江縣長參選人,各界對於其統獨立場、國家認同格外好奇。提名後的隔天,趁著還沒有飛回馬祖的空檔,《NOWnews今日新聞》記者與李問相約在台北進行專訪。

專訪開始,記者單刀直入問起眾人最好奇的,一個外表「都會」的大男孩,怎麼突然隻身前去馬祖?李問表示,馬祖是一個可以讓人學到不同觀點的地方,自己第一次踏上馬祖其實是出社會後了,後來無論出差或觀光,又陸陸續續造訪馬祖多次。

「我對馬祖的歷史本身有熱愛,而且現在住在那邊,休息的時候就去各個島嶼走走,很開心欸」,李問說,他還學會了看船的大小、怎麼看海浪的高度,這些都是以前走遍世界各地也沒有學到的「特殊技能」。

▲李問強調自己是「中華民國派」,也是「台灣派」。(圖/李問提供)
▲李問強調自己是「中華民國派」,也是「台灣派」。(圖/李問提供)

李問進一步談到,閩東文化、海洋文化、戰地文化是馬祖的「三大文化」,自己都感到相當著迷,也從中學到很多。不管是兩岸情勢,或者國防安全議題,「當我看到遺留下來的軍事據點、坑道,都感到震撼」,也深刻感受,是前人辛苦奉獻,現在才能捍衛國家主權。

馬祖隸屬台灣、緊鄰中國,李問說,馬祖是「共產世界、自由世界的疆界」 ,也有人比喻為「海上的柏林圍牆」,或是「海上的板門店」,但是,在一個這麼敏感的地方,其實馬祖人沒有這麼在意統獨。

李問說,雖然大家常常形容馬祖是深藍,但他並不覺得馬祖是一個意識形態衝突非常激烈、強烈的地方。馬祖因為地方比較小、人口少,或許大家會習慣投給自己的家族或親朋好友,而因為國民黨長期經營,大家是出自於習慣,所以投給泛藍政黨的候選人,「但是不代表說,大家對於統獨意識形態有那麼強烈的想法」。

李問談到自己是「中華民國派」,也是「台灣派」,因為無論是「中華民國派」、「台灣派」或是「中華民國台灣派」,基於愛護自由民主、反威權、反共,大家都可以團結在一起;民進黨也應該要有年輕世代的工作者,多瞭解「中華民國派」的理念,甚至可以扮演溫和派立場, 無論是文化認同,或者在國家名稱定位上。

李問解釋,蔡英文政府現在的兩岸政策是維持現狀,未來是要由2300萬國人共同決定,而台灣已經是主權獨立的國家,現在正式的名稱是中華民國,「或許大家在國家認同、文化認同有些微差異,但絕大部分是反對威權、反對共產主義的」。

「促進不同政治立場之間的人對話,同時促進『中華民國派』跟『台灣派』團結」,是自己投入政治工作一直以來在思考的事情,也是很重要目標,李問說。

為何會有這樣的使命?李問有感而發指出,一個政黨不應該留在同溫層,而是應該要接觸中間選民,自己的父親是閩南人、母親是外省人,加上自己外交國防的相關工作經歷,所以接觸到很多淺藍、藍營的朋友,「以民進黨的角度來說,也該去瞭解淺藍群眾,與不同族群溝通」。

李問接著說,馬祖是台灣與中國2國關係的橋梁,但馬祖不是只有戰爭,而是很多國防議題的重點,也越來越成為國際焦點,「馬祖比我想得更國際」。

「我最近大概接待、交流了10個國家媒體,很多歐洲媒體都詢問,烏克蘭出事,馬祖怎麼看」,李問透露,在馬祖的外交實務經驗其實不輸台北,「國際越關注、馬祖越安全」。

李問表示,馬祖的發展其實是一個很激勵人心的故事,「在距離中國政府這麼近的地方,逐漸開出民主果實,我自己很感動」。


▲李問在連江發展,也對國際事務有高度參與;圖為其赴台北自由廣場聲援烏克蘭。(圖/李問提供)
▲李問在連江發展,也對國際事務有高度參與;圖為其赴台北自由廣場聲援烏克蘭。(圖/李問提供)

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